丹秋风意

【雷莱】无题

校园,雷狮→不良,莱娜→风纪委员这样的。
算是文风挑战 想些出盐汽水感觉的。
莱娜第一视角。
不会起名★

初夏的风铃叮叮当当的,随着风。“刷”的穿过了厅堂,将星星点点的海水味道并着一起送到耳边。额前碎发被吹开一点点,趁着饭还在锅盖下闷着,解下围裙走至客厅。
深呼吸,桌上泡在盐水里的柠檬是夹着丝咸喂的酸。呼出口气,稍微活动下脖子。
“这可是【就算莱娜也会由衷感叹】级别的夏天哦!”身旁女伴得意的眯起眼睛,手指晃晃,仿佛是在说什么不得了的事。“我是那么不外露感情的人吗?”我皱起眉头,无奈笑着反问。她没有回答我,并脚转身,两三步到了我前面,对着马上要变红的绿灯大喊着要加速冲刺了哦。栏杆在她抵达之前先落下,随即而来的列车卷起风吹乱了我们的头发,杂货铺门口的风铃不甘示弱的响起,伴着她夸张的大叫声。等意识到已经笑出声来了,像是盐汽水夹着冰块,这样的夏天已经来了。
只是在校门口检查时,身前终归是有一片阴影,向左他向左,右一步他向右。只装作不知道,垂眸继续在记录本上写着,只等那障碍物觉没趣自个移开。
终归是耐不住了,可没等来他气急败坏的离去,反倒是被强行扳起脸与那人对了视。是紫色的眸子,若是忽视他眼中煞气自然好看。我看他笑,笑时露出颗尖尖虎牙,眼尾上挑是满眼戏谑。朝阳的光辉打在他身上,镀上曾莫名的柔软感。视线移上他头顶,想摸。
但我是冷酷无情小莱娜(女伴语),所以我只是给他记了包括没系领带,戴违规头饰和扰乱检查等多项违纪。看他吃瘪似的咬了下嘴唇,涌上不知名的愉悦感,在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弯了唇角。
他没有在听讲——我当然没有一直在看他,只是随意一瞥。他冲我做了个鬼脸,我只当没看见。他甚至试图砸个纸团过来,理所应当的被罚去走廊站个痛快。这可是班主任的课,我手撑腮看向窗玻璃倒映出的他的背影。看他跺脚,漫无目的的四处看,突然回了下头。我一僵,后知后觉他感受不到被玻璃折射开的视线。
但我总有种错觉,或许视线曾在一瞬间相遇。
一放学便被拉扯着胳膊去了停车场,直到个头盔塞一怀也是懵的。他一回头看我没动作便亲自动了手,把还参杂着薄荷味的头盔直接套我头上。在我还没想明白薄荷味从何而来时已经上了贼车,只能先环住他腰感受风呼呼从耳畔吹去了。

我听到了轰鸣,听到了聒噪的蝉音,听到了自己与他的心跳。我透过头盔能看到夕阳,并着晚霞投下一片温暖的光。将他与我身上镀上层柔软,仿佛是魔术一般,突然的今天就与昨日不同。伴随着咚咚的心跳,等意识到已经笑出声来,像是橘子汁夹着薄荷,这样的夏天已经来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