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秋风意

归雨2.
/凯丽视角,莱娜病症注意/


对于莱娜的症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昵称。比如我,简单粗暴的叫情感缺失,再比如老狐狸,文艺的叫失心症。
他说出这个名字时我捏爆了手里的奶茶包装,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把骄傲的尾巴都快翘天上的人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本小姐该夸夸你吗?恭喜你终于到来的中二期?”
成功的把他呛的哑口无言,一向以虚假笑容的脸示人的他快撑不住了,也许就是下一秒。
没办法,还要继续对吧?我把视线移向窗外,不再理会对面的臭脸。窗外可以看到最下层的喷泉,一个身着病号服的少女在静静的看书。
这时候她大概也在看书吧。
从她刚入院到现在,四个月。
此时距离那一桩杀人案,四月零一天。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装着案件的袋子,我看过了无数遍,寥寥几句可能相关的语句,几乎算作没有的线索。
宛若珍珠的一丁点粉屑,人民妄图让我们拼凑出项链。
其实之前有个没脑子的小警察建议将莱娜当做犯人扔上去来抵挡舆论算了,但当然,这傻不拉几的提议本小姐不可能同意。
不能让那么粗鲁的人继续作恶,记得是这么告诉他们的。
所以,攥紧手中的证物袋,我敲响了病房门。
“太响了。”扣起的手指还没第二次,病房门被拉开。站在门内的人依旧是一张冷脸,伸手把我拉了进去。
“从五分钟前你就在这个走廊徘徊了,再过一秒我就要按铃了。”
“……按铃干嘛?”
“报警……哦对,你现在就是警察。先不说这个,”她走到窗边把原来紧闭的窗户拉开,坐回床上。“说吧,有什么事。”
“……”已经连为什么知道自己有事找她都懒得问了,估计之前和同事的交流她都听到了。也不必隐瞒,把档案袋扔在她身边“四月一日的杀人案,这个是现场照片和一部分证物。”
“听说过。听说死者被重物碾碎成肉末了。”她再次眨了眨银灰色的眸子,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浅色的阴影。呼吸一滞,天杀的我之前怎么没发现她有这么长的睫毛?“这里。”她凑近了我,这个角度可以从敞开的领子将视线一路向下,锁骨下方。吐出的字,带着温软的气息,打着旋扑在我的脸上。“这里曾经有一组刻痕,不过被刻意磨去了。”视线从脖颈转到她的手,手指修长,指甲被精心修剪成圆弧,延展出一个让人心动的弧度。
她还在说着什么,不过我的心思已经不放在案子上了。直到她突然戳了我下,“你肯定没在认真听。”她这么说着。
“是,所以还麻烦莱娜小姐配合着去警局‘协助调查——”我供认不讳,索性模仿流氓看路边女孩的目光把她扫了个遍,“再陪我喝杯咖啡如何?”就是冷了点,不过没事本小姐也喜欢。
她抬起头,与天花板对视了几秒,在我已经想好被拒绝后如何缓解尴尬场景的对策时。
“好。”她看向我,四目相对,嘴角上扬,弯起了一个笑的弧度。
我刚才说什么来着,人生圆满了。
我第一次开始有点相信鬼狐的医疗手段。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