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秋风意

【雷莱】无题

校园,雷狮→不良,莱娜→风纪委员这样的。
算是文风挑战 想些出盐汽水感觉的。
莱娜第一视角。
不会起名★

初夏的风铃叮叮当当的,随着风。“刷”的穿过了厅堂,将星星点点的海水味道并着一起送到耳边。额前碎发被吹开一点点,趁着饭还在锅盖下闷着,解下围裙走至客厅。
深呼吸,桌上泡在盐水里的柠檬是夹着丝咸喂的酸。呼出口气,稍微活动下脖子。
“这可是【就算莱娜也会由衷感叹】级别的夏天哦!”身旁女伴得意的眯起眼睛,手指晃晃,仿佛是在说什么不得了的事。“我是那么不外露感情的人吗?”我皱起眉头,无奈笑着反问。她没有回答我,并脚转身,两三步到了我前面,对着马上要变红的绿灯大喊着要加速冲刺了哦。栏杆在她抵达之前先落下,随即而来的列车卷起风吹乱了我们的头发,杂货铺门口的风铃不甘示弱的响起,伴着她夸张的大叫声。等意识到已经笑出声来了,像是盐汽水夹着冰块,这样的夏天已经来了。
只是在校门口检查时,身前终归是有一片阴影,向左他向左,右一步他向右。只装作不知道,垂眸继续在记录本上写着,只等那障碍物觉没趣自个移开。
终归是耐不住了,可没等来他气急败坏的离去,反倒是被强行扳起脸与那人对了视。是紫色的眸子,若是忽视他眼中煞气自然好看。我看他笑,笑时露出颗尖尖虎牙,眼尾上挑是满眼戏谑。朝阳的光辉打在他身上,镀上曾莫名的柔软感。视线移上他头顶,想摸。
但我是冷酷无情小莱娜(女伴语),所以我只是给他记了包括没系领带,戴违规头饰和扰乱检查等多项违纪。看他吃瘪似的咬了下嘴唇,涌上不知名的愉悦感,在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弯了唇角。
他没有在听讲——我当然没有一直在看他,只是随意一瞥。他冲我做了个鬼脸,我只当没看见。他甚至试图砸个纸团过来,理所应当的被罚去走廊站个痛快。这可是班主任的课,我手撑腮看向窗玻璃倒映出的他的背影。看他跺脚,漫无目的的四处看,突然回了下头。我一僵,后知后觉他感受不到被玻璃折射开的视线。
但我总有种错觉,或许视线曾在一瞬间相遇。
一放学便被拉扯着胳膊去了停车场,直到个头盔塞一怀也是懵的。他一回头看我没动作便亲自动了手,把还参杂着薄荷味的头盔直接套我头上。在我还没想明白薄荷味从何而来时已经上了贼车,只能先环住他腰感受风呼呼从耳畔吹去了。

我听到了轰鸣,听到了聒噪的蝉音,听到了自己与他的心跳。我透过头盔能看到夕阳,并着晚霞投下一片温暖的光。将他与我身上镀上层柔软,仿佛是魔术一般,突然的今天就与昨日不同。伴随着咚咚的心跳,等意识到已经笑出声来,像是橘子汁夹着薄荷,这样的夏天已经来了。

这里是死人的宫殿。
这里也是灵魂的囚笼。
而你,则是我的收藏品。
嗯?是的,你确实死了。确确实实,我看到你在断头台上高喊着自由的声影,你的脑袋伴随着你不倔的意志一同落了地。
你问这是哪里?我说过了,这是宫殿。欧德克里斯宫殿。从今天开始你要在这里生活。
为什么会重生?我将你的灵魂提取出来放到了我亲手锻造的武器里。你现在是神器了。低头看看你的双手,难道你还没发现它们已经变成了锋利的刀刃了吗?
哈?你问题真多。我把你带过来的理由只是喜欢收集这些你们这些伟人的灵魂而已。你没见过有收藏癖的人吗?
没错,在这个神殿里可不知你一个伟人。无论是来自日出之国的英雄,还是来自日落之地的疯子,他们都是我的藏品。
好了闭嘴,给我滚进收藏室。最后一个问题?说吧,你最好别在这之后又抛出来几个乱七八糟的问题。
我是谁?
我是神明,并非你们信仰供奉的那个,但我却是掌管你们的命运,审视着整个世界。
好了,我回答完了,现在滚去收藏室,你的房间已经整理好了。
—————————————————
本群由四个大陆与浮空神殿组成,而各位的人设则是神明的神使,平常会在神殿工作,活动则是去陆地上解决各种问题。
魔法,种族甚至历史都可以各位自创,我们不会限制各位的发挥,只不过我们禁苏。
人设中到严审,戏轻审甚至无审。
我们群特有的数据表格会在各位第一次提交人设时由审核组为您量身定制。(禁魔法物理双全)
本群的大致设定已经完整,接下来会填上丰富的细节,比如说特使饮食,文化礼品,节日等设定。

【冰火】余晖与光阴

就是个肉渣,各位客官笑笑就好……

所以你想知道什么?比如相遇,比如告白?或者想问是怎么滚到床上去的?他们脑子里只剩下缠绵,舌相抵,交换着唾液和嘴里的空气。然后顺理成章的进入,最后融合。连带着骨子里的柔软和温暖,最后释放出来。
多简单的事不是吗,并没有那么多什么理由。就是遇见了,爱上了。那个人在笑,笑得如此的灿烂,然后就是如所有童话一样 一见钟情。
很简单的事,也不需要商量什么。在一起是理所应当的,在朝阳下一个亲吻也是。索吻 然后亲上去。唇瓣上是否还有刚才的巧克力残留,否则为什么会那么甜呢?一切都是美好的,美好的让人从心底化出份柔软。因为是喜欢的人啊,这么说这的也是在撒娇一样。是在反悔,心里这么想着,第二个亲吻,然后是第三个。
毫不意外的第四个又回到了床上。
总是开发不完的乐趣不是吗?不同的时间总是有不同表情的。说的话不一样,对此的反映也不一样。羞耻?或者是有着小小的期待?几次之后就摸清楚了脾气,知道该往哪用力。说实话有些时候挂个小泪珠也不是不可以,最好再来点哭腔。这时候就有一个麻烦,就是想停下也停不下来了。
然后,薄暮卷着余晖,他盖着毯子睡得死,阳光洒在他脸上,让你心止不住的狂跳。你伸出手揉乱了他的头发,他睁开朦胧的眼唤了声你的名字。时间仿佛静止在那一刻,你们对视,静静的笑。

鸽子人设

表格
姓名:伊塔斯
性别:男
年龄:20
最喜欢的童话:小红帽,虽然无关紧要,但是伊塔斯最喜欢的角色是狼外婆,因为能够产生共鸣
性格:温柔,善良,体贴,这是绝大多数人对伊塔斯的形容。在女性的印象里他是位性感的绅士,她们的理想丈夫,在男人的印象里他是他们可靠的朋友。只有少部分人知道,这个人犯了激怒神的大罪,伊塔斯,这个表面风光的上等人,喜爱着有姣好面貌的瘦弱男人。他热爱着与不知爱为何物的男人们交往,拯救他们的灵魂,抚平他们的伤痛,然后狠狠地甩了他们,将他逼入绝望的深渊。大多数的被甩掉的男人选择了自杀,也不是没有想要揭发伊塔斯罪行的人,只不过在那人发声后,就再没有人见过他了。
外貌:整齐修剪过的金色绵软长发顺着脖颈鬓角垂下的毛发简单扎在脑后。五官精致,嘴角无时无刻带着温和的笑意,但若是细看他的猩红色眼眸,就会发现他心灵的窗户宛如一汪死水一样浑浊。身高191,穿上西装显地十分俊俏,脱下衣服则会发现他肌肉线条饱满流畅。
武器:平时扣在腰间的长剑,剑身细长,银色的剑身上缠绕着鲜绿的橄榄枝。剑柄上刻着繁琐复杂的好看花纹,把手上错综复杂的色彩宛如教堂的彩色玻璃一般折射着美丽的色彩。当然!这只是用来作秀的!实际上的武器是一个巨大的十字架,除了紫色的,让人不安的荆棘以外并没有任何的装饰,只是个巨大的,铁制的,沉重的十字架。
魔法:【仪式前的准备】
以伊塔斯为中心30m的圆内开始随机掉落16个十字架,虽然十字架材质相同均为铁质,但是大小不一,重量保持在1kg到16kg之间。伊塔斯身边必定会掉落一个5kg的十字架,并且除了这一个十字架,伊塔斯范围1m内不会有任何十字架掉落。
【哀悼挚爱】
在伊塔斯念完悼词后,十字架消失,但十字架上的荆棘化为触手扎根,在半径为4m的圆内寻找出伊塔斯以外的活物并紧紧缠住它,触手硬度和章鱼触手差不多,但是会逐渐再生,若是伊塔斯肉体被攻击到的次数大于4,触手消失。

瞧一瞧看一看。之前为了看我那无聊文字的能帮忙转下吗

安迷修身下夫人:


从来没见过这么蛮横无理取闹的人【我是有脑子的人,希望你也是】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准备下班的时候我的婚纱私设pa群里进来了一个妹子。大家都很欢迎,然后妹子就开始群里问:你们觉得凯莉跟小柠檬的婚纱哪个更搭安姐的假发?
哈?emmmmmm小姐姐你这个问题不行啊,会出事的啊。【当时挤公交就发的语音】就提醒了一下这个小姐姐,如果真的想出安姐婚纱可以约稿或者用万用婚纱的。想着事情就这样过了结果~这个小姐姐跟人家对象说我们怼她。开始莫名其妙加我上来就怼我?不好意思太太的的底线就这么浅怎么了?我的底线就这么浅怎么了?你试试你用心血画的稿子被人随意乱搭看看?实在不行你给我们版权费就好了,这套衣服我们自己也要掏钱要的授权ok?然后这个小姐姐的对象就拉来了一堆亲友来骂我,说我各种怼人家姑娘【?????】。人家对象怎么样也不肯道歉已经从我欺负他对象变成我欺负他的亲友团【惹不起惹不起】,后面他的亲友派了一个代表小姐姐跟我谈说蕾丝一定会跟我道歉的,求别挂。
看着小姐姐态度真的很好我就没有想挂的心只希望得到一句简简单单的对不起罢了。结果早上就受到这位蕾丝先生的回话_(:з」∠)_emmmm你很棒,行你说啥就是啥,掰不过你这种小学生好吧ヽ(  ̄д ̄;)ノ另外小姐姐你也很厉害哦~一边在我们群里道歉一边在亲友群里装可怜说我们骂你怼你啧啧……请问有截图有记录吗?
知道这件事的画手都求我挂撕逼墙里,不是画手的底线浅而是你自己用心血画出来的女儿被人随意搭你开心!?

一天拿不到道歉怎么样也不删这个说说

群宣

瞅一瞅看一看……

Surface:

#群宣##寰宇联盟#
公元4206年,人类的科技已十分发达,地球也结为一个整体,形成————寰宇联盟。而对月球的改造也已经完成,现在的月球已经是舒适宜居的居民区,人类的生活已经十分幸福,而这一切也将飞速发展,继续变得繁荣而兴旺。
当然,有光明则一定会有阴影,阳光不可能照在地球与月球上的每一个角落。公元4230年,地球与月球上的叛党建立起一个黑暗的政权————不死鸟帝国,从此与寰宇联盟为敌,在各大星球制造了无数起恐怖事件。
士兵,我们并不是孤军奋战,无论是奈彻星古老的原始部落,还是阿加斯星强大的数据火力,亦或是月球上为寰宇联盟提供能源的段氏公司,无一不在帮助着我们。

同志,我们是为了光明而战的宇宙军人!
士兵,我们所肩负的是整个宇宙!
战友,我们将打出开启和平年代的那颗子弹!

说到这里,士兵,你心动了吗?想不想与精英狙击手并肩作战?或者是有一位强大的机甲护卫伴你左右?
什么?新兵?没事的!这里有资深的指挥官和三军先锋,还有经验丰富的老兵,更有聪慧过人的科学家!
哈,受伤什么的完全不必担心!尖端的医疗设备,堪称华佗再世的医疗兵,妙手回春,甚至能将你从死神手中夺回来!
所以,士兵,请不要担心,请不要犹豫,投身于为正义而战的事业,你将不会后悔。
让我们,还这星际一个应有的和平!

欢迎加入寰宇新兵报到登记处
群号码:677864102

『安莱』我们将踏上一场旅途

安迷修第一视角
龙骑士安X蜂后莱
【Just Like Fire】

『I know that I am runnin' out of time
I want it all』
修行骑士道是漫漫长途,奔波在尘世与理想。已经逐渐习惯去用剑战斗,未使用爪牙时间之长长到怀疑他们的锋利程度是否能如往前。独行侠,伴随自己的只有月光与清风。是沙尘卷起长袍,是冷热流交错间的轰鸣巨响。
或许需要一束光,再次点一盏灯也行,好让这几近徒劳的奔跑有一个方向。
好吧,或许在下只要一束烛火便够了。
在思索完这些已经是清晨,有轻扣房门声。
起来了起来了安迷修,时间到了。
前去开门的路上快速整理下碎发,脸上笑容得体自认加分,衣着虽略旧想来或许还是得体,拉开门。
“您好,在下是...”
“安迷修。”来人出声打断了自我介绍,透过面具可以看到一双银灰色眸子在静静地与在下对事。“我需要你帮我找一个人。”
“当然,也可能不是人。”
她摘下厚厚袍子的帽子,露出黑红相间的长发和精致的面庞,睫毛微颤。她看起来年龄不算大,但明显心理年龄更为成熟。
不不,随意猜测小姐年龄可不是骑士应该做的。甩甩脑袋去掉荒唐想法,柔声应下。

『And I'm walkin' on a wire
Tryin' to go higher』

就这样,在下随她穿过炎热的火焰山洞,在小丑当权的国家观看花束,与风车一同飞往天空,和云中城民共饮牛乳。
踏过冰雪,在下惊觉这若去了寻人的目的反倒像一场旅行,再加思索,突然发现竟然一直没问寻找的人的名字和特征。正欲询问,莱娜小姐却不见踪影,回头一看,少女正站在花丛中。
是花瓣纷飞,她在花丛中笑。
喔,再等等吧。
是鞋跟踏上枯黄落叶的轻响,吱嘎吱嘎的声音伴着歌声,她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这古老而轻柔的音符让人安心。她眸子颜色像雨。
而雨终归会回归海洋。
我们在出发去寻找一个不知名的人,今天如此,明天亦是,我们在踏上一段没有结局的征途,伴随着月光与清风和她的歌声。
在下从没想过清晨的许愿会实现,卑微的祈求烛火,没想到神赐予了一片星光。
在她眸子。

『You and me together』

“在下以为蜂后都是黄黑配色的。”

“那就和一个人撞设定了,笨蛋。”
在火光映照下,她抱膝而坐轻声回应,“我也以为龙都是残暴无情的。”
“现在在下可否知道您要去寻找到的人的名字?”
“安迷修。”
她眸子是银灰色的,像遥不可及的星光又像雨点落在手掌。
“一头龙,一头自称骑士的龙,一头叫安迷修的龙。”
真希望自己会是那片海洋。

归雨2.
/凯丽视角,莱娜病症注意/


对于莱娜的症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昵称。比如我,简单粗暴的叫情感缺失,再比如老狐狸,文艺的叫失心症。
他说出这个名字时我捏爆了手里的奶茶包装,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把骄傲的尾巴都快翘天上的人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本小姐该夸夸你吗?恭喜你终于到来的中二期?”
成功的把他呛的哑口无言,一向以虚假笑容的脸示人的他快撑不住了,也许就是下一秒。
没办法,还要继续对吧?我把视线移向窗外,不再理会对面的臭脸。窗外可以看到最下层的喷泉,一个身着病号服的少女在静静的看书。
这时候她大概也在看书吧。
从她刚入院到现在,四个月。
此时距离那一桩杀人案,四月零一天。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装着案件的袋子,我看过了无数遍,寥寥几句可能相关的语句,几乎算作没有的线索。
宛若珍珠的一丁点粉屑,人民妄图让我们拼凑出项链。
其实之前有个没脑子的小警察建议将莱娜当做犯人扔上去来抵挡舆论算了,但当然,这傻不拉几的提议本小姐不可能同意。
不能让那么粗鲁的人继续作恶,记得是这么告诉他们的。
所以,攥紧手中的证物袋,我敲响了病房门。
“太响了。”扣起的手指还没第二次,病房门被拉开。站在门内的人依旧是一张冷脸,伸手把我拉了进去。
“从五分钟前你就在这个走廊徘徊了,再过一秒我就要按铃了。”
“……按铃干嘛?”
“报警……哦对,你现在就是警察。先不说这个,”她走到窗边把原来紧闭的窗户拉开,坐回床上。“说吧,有什么事。”
“……”已经连为什么知道自己有事找她都懒得问了,估计之前和同事的交流她都听到了。也不必隐瞒,把档案袋扔在她身边“四月一日的杀人案,这个是现场照片和一部分证物。”
“听说过。听说死者被重物碾碎成肉末了。”她再次眨了眨银灰色的眸子,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浅色的阴影。呼吸一滞,天杀的我之前怎么没发现她有这么长的睫毛?“这里。”她凑近了我,这个角度可以从敞开的领子将视线一路向下,锁骨下方。吐出的字,带着温软的气息,打着旋扑在我的脸上。“这里曾经有一组刻痕,不过被刻意磨去了。”视线从脖颈转到她的手,手指修长,指甲被精心修剪成圆弧,延展出一个让人心动的弧度。
她还在说着什么,不过我的心思已经不放在案子上了。直到她突然戳了我下,“你肯定没在认真听。”她这么说着。
“是,所以还麻烦莱娜小姐配合着去警局‘协助调查——”我供认不讳,索性模仿流氓看路边女孩的目光把她扫了个遍,“再陪我喝杯咖啡如何?”就是冷了点,不过没事本小姐也喜欢。
她抬起头,与天花板对视了几秒,在我已经想好被拒绝后如何缓解尴尬场景的对策时。
“好。”她看向我,四目相对,嘴角上扬,弯起了一个笑的弧度。
我刚才说什么来着,人生圆满了。
我第一次开始有点相信鬼狐的医疗手段。

归雨1

归雨1.
/凯莉视角。莱娜病症注意/

“我是……”
“我认识你。”
被打断了友好的自我介绍,我不悦的打量这面前的人。对方毫不客气瞪了回来,用一双银灰色的眼睛。
这样的僵持持续了大约五分钟,直到一同来的同事咳嗽一声,出声提醒时间马上就要结束了。
“你是鬼狐大人不成器的妹妹,公安的新晋优秀干部,这次来是来查看我的病情的。”她再次开口,声音依旧不带一丝感情,一板一眼好似机械。“哪个身份,我都不应友好对你,不是吗?”她眨眨眼睛,动作坚硬,“我是莱娜。”
哦上帝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神明,她提起了那个讨厌的名字,听起来她还很信任那个人?也罢了,和医院商议好的时间也到了。“……再见。”我实在不想在纯白的病房呆太久,起身拉着同事便大步的走向门和一脸懵逼的护理。在出门前装作不经意的回头,映入眼中的黑红色挑染在病房中格外显眼。
“杀马特。”我低声与同事说道,高笑着走出病房。
她肯定听见了。
病患莱娜=1/4超平均值的听觉+1/4超平均值的触觉+1/2的严重情感缺失症。若不是遇到拦路的变态,可能她还要带着面瘫的帽子生活到永远。
到达现场时,地上是一男人带着被打烂的半边脸还有被蛮力掰断的手指,怪叫着躺在地上。
旁边是一脸冷漠,沾染着鲜红的她。
若这样的才能被用于犯罪,那将是个又冷静,又敏锐的超级大麻烦。总之就是让人不悦的存在。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过于狰狞,同行者忍不住开始劝慰我,“别担心,凯莉。莱娜小姐虽然没有感情,但也没有恶意……更何况,主治大夫是鬼狐大人啊?虽然知道你不喜欢他,但也要对他的能力加以肯定吧?”
得了,又一个[鬼狐大人],这里还有个被他人畜无害的笑脸欺骗的可怜孩子。带着揉杂着同情和怀疑的目光注视着紫堂和他的眼镜,发出了意味深长的叹息。
“等你就知道了。”